朱少璋;郁達夫佚詩賞譯

朱少璋:郁達夫佚詩賞譯

    曾焯文先生曾在九四年八月親到新加坡,走訪郁達夫在彼邦的朋友故舊,並且在包思井先生口中,得知郁氏一首佚詩,此詩原用日文寫成,據包氏的回憶為〈詠花蝶谷高山〉。此詩既為郁氏的佚詩,在補遺方面當具價值,而且詩作本身亦是佳作,很有流傳和欣賞的價值,詩是這樣的:

你頭戴闊大無邊白帽

身穿瑰麗五色長袍

肩上披著兩邊長長烏黑光亮辮條

水汪汪的眼珠深埋眉梢

濃香撲鼻發自紫色小口櫻桃

胸前兩顆大番茄狂似小鹿奔跑跳躍

九曲十八彎腰肢苖條

熱情如火日日燃燒

我願常留花蝶谷

與伊人對飲美酒

品嘗四季佳餚     (引自《明報月刊》959月號)

詩作以讚美「花蝶谷」為主題,詩的意象新鮮,以美人的各個部位喻山谷的美態,據包思井先生的解釋,略加詮次,則白帽乃喻山頂長年積雪,比喻具體而形象鮮明,五色長袍指山間的繁花麗樹,山間飛鳥,遠望如山壁的眉髮,眼珠則喻泉水,喻體新穎而合理,在谷中的花香,令人想起桃腮檀口,吁氣如蘭的美人,意象與前數句一致,胸前兩顆大番茄的跳蕩,可謂比喻大膽,從山間特產大番茄,聯想到美人豐滿的身段,想像大膽而傳神。九曲十八彎,則是以美人的腰肢曲線喻谷巒之起伏高低,浹洽合度。最後四句乃以抒情作結,抒發了作者對花蝶谷留戀之情。

    詩作以美人的衣帽(白帽和長袍)、面容(眉髮、眼睛和小口)及體態(身段和腰肢)設喻,有層次地刻劃花蝶谷的美,巧妙而細緻地以美人喻美景,描寫內容能兼顧形象、色彩、氣味、溫度和感情,而「與伊人對飲美酒」一句,「伊人」一詞可謂一語雙關,真耶?幻耶?令讀者有更廣闊的想象餘地。

    這首詩本為日文,由包思井先生憑記憶口述,曾焯文先生筆錄。筆者試以郁詩詩意,演成七言古詩十句,以保留原作詩意及意象為主,兼望能達諷誦聲情之效果;試譯如下,祈各學者專家斧正:

      冰為冠冕玉為飾,嘉樹絢繽衣錦紋。

      玄鳥翔空成鬢影,哀樂凝眸二水分。

      吹香嚼蕊櫻桃口,高乳蠻腰曳畫裙。

      情似艷陽驕似火,願留花蝶伴春氛。

      願得伊人長對飲,共嚐冬醷與秋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