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少璋:彌縫新舊的《中國現代詩歌史》

彌縫新舊的《中國現代詩歌史》

書名:《中國現代詩歌史》

作者:朱光燦

出版:山東大學出版社(濟南)19971月第1

頁數:1123

 

    若從時間的角度去定義「現代」一詞,則現代詩歌史並不等同於「新詩」史。「現代」是時限問題,「新詩」則是文學體裁與性質。在理想中能稱得上名副其實的「現代詩歌史」,其內容應不分詩體之新舊,只要是在「現代」這期限內的一切詩歌創作活動,均應在論述之列;易言之,一部完整而客觀的現代詩歌史,應該是全面、有系統地論列發生在現代的詩歌創作活動,朱光燦的《中國現代詩歌史》就能做到這點,遂使這部詩歌史能有個性地、有理據地展示編著者對「現代詩歌」定義的反思和具體看法。

    此書詳述了19171949年中國詩歌的創作活動〔1〕,並作出若干評價,全書資料翔實,臚列清晰,而書中最引人注意者,是編著者對現代詩歌特徵的獨特看法,朱氏認為舊體詩詞也是現代詩歌的眾多形式之一,朱氏在〈緒論〉中就肯定地說:

像柳亞子、于佑任、黃炎培、馮玉祥、陶行知等,像李大釗、毛澤東、朱德、董必武、陳毅等,像魯迅、郭沫若、茅盾、郁達夫、老舍等,都寫了大量的現代舊體詩詞,成為中國現代詩歌史上的珍品,大放異彩。〔2〕

朱氏所列舉者,有舊詩家(如柳亞子)、有政治家(如毛澤東)、有新文學家(如郁達夫),可見舊體詩在現代詩歌史上並非如明日黃花,相反是廣泛地被採用為表情達意的有效文學體裁;在此書中,朱氏對李大釗、魯迅、沈尹默、郭沫若等詩人(一般被界定為新詩人)的舊體詩作有頗高的評價,而且往往是新舊二體兼論,全面地評置詩人在現代詩歌史上的地位;事實上,五四新文學家,多具舊學根柢,且嫻於古典詩詞,他們在創作新文學之同時,未曾完全放棄古典詩歌的創作和研究,新文學作家的古典詩歌,在質量和數量上,都是一批極富研究價值的材料。前人研究五四時期的文學,著眼點多放在新文學上,因此,這個研究上的空白點──五四時期的舊體詩歌,實有填補的必要。復如柳亞子和郁達夫,從未有新詩創作,在一般的現代詩歌史上難以看到有關二人的論述〔3〕,而朱氏此書正能丟開現代詩歌史中「有新無舊」的傳統看法,用上了十多頁的篇幅介紹柳、郁二人的舊體詩詞,較完整地展示了現代詩歌史的面貌。

    朱氏此書之特點,也正是其價值之所在,在於彌縫新舊二體,消弭各詩體的對立,讓各詩體(特別是舊體)能在現代詩歌史上各佔席位;這種現代詩歌史史觀,大可應用到所有的現當代文學史或詩歌史中,是極具啟發性的觀點。

    當然,此書在若干方面尚未能完全貫徹其「史觀」,如此書在分期上乃以19171927年為現代詩歌的開創期,19271937年為發展期,而以19371949年為代詩歌的成熟期〔4〕,其中所云「開創」、「發展」和「成熟」,乃針對新詩在現代詩歌史上的發展情況而言,這種分期方法實未能適用於自清末以來的舊詩發展情況;如何把新舊兩條詩歌脈絡梳理整合,配置得當,實在是現代詩歌史研究上的一大課題。其次是未能全面地論述舊體詩作,如書中提及的饒孟侃、汪靜之、馮雪峰、應修人、馮至和施蟄存等新文學家,均有舊體詩創作,但在此書中未有論及,是為美中不足。

    附帶一提:無獨有偶,于友發、吳三元編注的《新文學舊體詩選注》 (濟南:山東教育出版社,1987)、謝冕編選的《中國百年詩歌選》 (濟南︰山東文藝出版社,1997)、孔范今主編的《二十世紀中國文學史》(濟南:山東文藝出版社,1997)及王小舒等合著的《中國現當代傳統詩詞研究》(濟南:山東大學出版社,1997)等專著,與朱光燦的《中國現代詩歌史》剛巧都在濟南出版,而各專著均在不同程度上論述到現當代詩歌史中的舊體詩詞;這詩歌史上的專題研究,在濟南似已自成研究風氣,或可成為現當代詩詞研究的重點基地;而朱氏的《中國現代詩歌史》,也就標志著廣義的現代詩歌史史觀之正式建立和應用,其學術意義極其深遠。



〔1〕
朱光燦︰《中國現代詩歌史》(濟南︰山東大學出版社,1997)主張現代文學時期為1917-1949,理由是19172月《新青年》上刊登了陳獨秀的〈文學革命論〉。另參考徐瑞岳、徐榮佳主編︰《中國現代文學辭典》(江蘇︰中國礦業大學出版社,1988)及朱金順、蔡清富主編︰《中國現代文學名著詞典》(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1993),均以1917-1949為現代文學時期。

〔2〕《中國現代詩歌史》頁5-6

〔3〕柳亞子一般被界定為近代詩人,事實上,他的詩歌創作活動在新文學運動開展以來,未有停頓過,是橫跨近現代的詩人。

〔4〕《中國現代詩歌史》頁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