璞 社:社員論詩絕句

論詩絕句


其一

詩歌平仄思量遍,宅句安章韻謹嚴。規矩方圓天地闊,古今作意貴相兼。

其二

李杜文章如火焰,明光指引示規模。年年月月遷人景,覓得新題續往途。

 


陳智豪

〈嘆杜詩〈八陣〉水石相映之妙〉

八陣滄桑鐵筆焚,功垂千古定三分。江中頑石今猶在,逝水悠然映白雲。

〈嘆太白詩奔騰跌宕之妙〉

蜀道恣情意境新,抽刀水斷拂輕塵。青絲焉得成霜雪,鰲浪奔騰吐異珍。

 


鄭詩陶

其一

自古詩人多失意,風騷總是訴悲情。平生但使長無憾,焉得文壇身後名。

其二

若問詩魂何者是?律聲用典豈其根。風騷本色言心境,感物持情正顯魂。

 


黃曉嵐

其一

馨蘭幽谷往,花徑漸埋填。信有尋芳客,移盆鬧市前。

其二

白梨迷朗月,香露洗心塵。徒羡詩中景,時臨幾許真?

 


李黛娜

〈白居易詩〉

離離野草廣傳名,諷喻人間惹共鳴。蜀道紅顏含永恨,琵琶切切訴衷情。

 


陳彥峰

〈讀唐伯虎詩〉其一

江南才子出吳中,中有六如最擅雄。揮洒天然親太白,風流自得賽蘇公。

〈讀唐伯虎詩〉其二

子畏情真自在吟,造詩能把口從心。連珠句句花兼月,偏愛花前對月斟。

 


周偉雄

其一

生逢亂世逞辭藻,始覺文章千古常。鄴下騷人多俊逸,建安風骨首曹王。

其二

無情萁豆相煎急,落魄生涯始堪哀。若使陳王如所願,建安難覓棟樑材。

 


畢嘉欣

其一

茌苒春秋時序易,緣情感物類相聯。模花狀月言無盡,字字推敲萬古傳。

其二

一言難蔽詩三百,美刺時為筆下辭。閭巷歌謠男女和,何需附會累情思。

 


廖國倫

〈讀李賀〈夢天〉〉

神思脫韁如野馬,筆端疾走越時空。決堤翰墨瀉千里,馳騁古今有李公。

 


董就雄

〈嶺南詩〉

南園五子發先聲,復古嘗膺後世名。接武三家江左動,河流瀑澗各崢嶸。

〈屈大均〉

翁山家學祖靈均,詩賦專求諷諫真。一首魯連言素志,文章自可見為人。

〈陳恭尹〉

攄發性靈情欲別,更無唐宋滯胸中。三家詩論較長短,獨漉猶當勝兩雄。

〈梁佩蘭〉

七古藥亭駢屈沱,無如他體不堪歌。入清又抱題橋志,折桂東堂復若何?

〈嶺南三家〉

三家剔卻梁芝五,鐵骨純然耀粵東。誰識古賢雄直氣,半緣漢魏半緣忠。

 


朱少璋

〈論打油〉

雪詠撒鹽哂未休,謝家才女自千秋,因風飛絮尋常喻,不及童心唱打油。

〈論周作人〉

詩兼新舊更誰能?布衲儼然一老僧。辨得酸鹹真味在,茶甘茶苦兩模棱。

〈論周樹人〉

屈騷才調定庵詩,拜倒斯人敢異詞?血薦軒轅風雨晦,亦狂亦俠亦雄奇。

〈論南社〉

桃花扇底繼風流,四海騷人駐虎邱,絕似盛唐詩酒會,旗亭畫壁唱涼州。

〈論舊詩格律〉

妄參捨筏野狐禪,廢矩殘規怎自圓?可笑放洋諸巨手,活魚未得早忘筌。

 


劉衛林

其一

李杜風流久不傳,何由健筆繼前賢。說詩我亦分涇渭,莫笑童蒙管覷天。

其二

元輕白俗世相聞,精絕深微未許群。共道天然見奇趣,孰知筆力有千斤。

其三

絕塵奔軼豈容追,神妙精微攖者誰。堪嘆玄都歸去後,焦桐孤竹一何悲。

其四

艷詞綺語嫌輕薄,忠義誰能識義山。夜哭晝號收雪涕,尚留孤憤在人間。

其五

妙悟何勞工藻繪,金丹換骨始為詩。空階雨滴寒燈下,獨羨放翁搜句奇。

 


陳致

其一

典午風流事可期,漢官儀注竟亡遺。易生才調樊郎筆,不賴西江鑄瑋辭。

其二

詩壇陳鄭故淄澠,沆瀣時流與墨朋。境造三元通變化,可堪回首望觚棱。

其三

述宋祧唐意兩耽,幾朝黃白舊曾諳。覃谿肌骨誰能繼,越縵堂兼沈乙菴。

其四

天南壁壘一時新,並世康黃筆有神。國難益增雄直氣,總因餘事作詩人。

其五

直魯峨峨挺二張,竟由嘽緩變鏗鏘。詩壇諫院兼開府,節鉞麾來問老黃。

 


鄧小軍

〈論寒柳堂詩〉其一

乾坤清氣出心脾,一讀一回腸斷時。白日不沉歸碧海,情深深似浣花詩。

〈論寒柳堂詩〉其二

桑田枯盡海揚塵,紅豆長留世上春。品第彈詞詩體貴,只應詩史是前身。

〈論寒柳堂詩〉其三

心史堂堂傳世間,不須井水作安瀾。雌雄兔子迷離眼,古典易知今典難。

〈論蠲戲齋詩〉其一

隱忍花門憂已深,夕陽新柳動悲吟。最憐國土屍林似,詩史教人淚滿襟。

〈論蠲戲齋詩〉其二

詩中亦有三乘法,臘盡還留太古春。菩薩心肝能救世,相逢青眼待途人。

 


鄺健行

〈履川師昔誨以詩宜真宜新,中心藏之〉

其一

孤燈挑盡未成眠,草屋寒儒畫九天。已是計時分晝夜,偏聞更鼓度流年。

其二

新醅斟出散濃馨,勸飲何須忌舊瓶。唐宋藏春雖絕妙,仍思異味別淄澠。

其三

鶚里先生厭腐陳,要憑健筆寫時新。地球周運猿公祖。高詠奇精並昔人。

其四

縱橫彩筆啟靈臺,詩料尋常生面開。莫道今詞難入雅,君誰是出群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