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刊物.荊山玉屑六編

劉奕航編:《荊山玉屑‧六編》(香港:匯智出版社,2016)

劉奕航:《荊山玉屑‧六編》前言

  去年鄺老師囑咐我擔任六編的工作,猶豫良久,惟不願辜負厚望,毅然答允編書。猶豫,只因為此等重任怎麼看也不該由我來擔當吧。囑我賦詩,實不推搪,那管它十首百首都寫得出來;囑我編書,實不在行。寫詩已是業餘;編書,更是業餘之外。不過,還以為這輩子只有看書的緣分,現在居然肩負起編書的責任了。

  璞社自二零零四年開始,出版了《荊山玉屑》(初編),至今已逾十二年,《荊山玉屑》來到第六編。前四編都由璞社老師擔任主編,直到五編時則由資深社員負責編務,有了新的發展,是薪火相傳的象徵。而是編乃璞社第二本由社員擔任編務的結集,其上承兩大原則,一為堅持師生作品同刊;二為以選錄形式刊載作品。

  是編輯錄範圍由二零一三年四月詩課——自由題至二零一五年九月詩課〈七夕〉,一共二十期月課。詩課或有限題、限體或限韻,以確保平衡社員學習和創作之興致。詩課題材無論古今中外:古者有如〈黃昏〉、〈馬年〉、〈述懷〉、〈羊年〉、〈秋〉、〈七夕〉等,遠追前賢風雅;今者有如〈五四〉、〈智能電話歌〉、〈鐘錶〉、〈甜品〉等,新詠近事今物。〈維園〉、〈雨傘行〉則帶本土之色彩;〈送龍傑之海上〉、〈聽講座有感〉則紀璞社之近事。集內諸作未必為流芳百世之佳品,但卻標誌着璞社社員的成長。所謂「黃金無足色,白璧有微瑕」,作品總有瑕疵,然縱觀歷編結集,作品水平當有提升,此乃璞社師生,以至一眾讀者尤覺欣喜之處。諸詩友或讀往日之詩時而有新的體悟。

  璞社提供了一個良好的平台予古詩同好者切磋詩藝,研究詩法。近兩年,鄺老師更提議隔月開辦詩詞講座,四出邀請詩詞專家向詩友分享創作心得,尤為難得。要知道,時至今日,古典文學創作的機會真的是微乎其微。璞社社員雖然不多,人事變動也大,但其畢竟提供了良好的寫作平台讓古典文學創作得以存活下去。這都有賴璞社一眾師生的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