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員作品.張志豪:三癡堂詩草


張志豪:《三癡堂詩草》自序
  吾生有三「癡」,乃「文癡」、「茶癡」、「石癡」也。明張岱《陶庵夢憶》,有云:「人無癖不可與交,以其無深情也。人無疵不可與交,以其無真氣也。」吾「癡」見深情,存真氣,自覺與張君之「癖」、「疵」同焉。余少好詩文,廢寢推敲,不覺星移。數日無文,寡歡神怠,復得如魚得水,神采煥然。白樂天有詩曰:「人各有一癖,我癖在章句。」(〈山中獨吟〉)觀此,吾等乃同道。茶為吾愛,一日無茶,心神不安。紅綠黃青白黑,皆入枯腸,時邀勝侶,圍爐共飲,細泡淺評。縱未得癖王七椀之妙,已可盡澆塊壘。至夫壽山靈石,貴在天成,巧匠運斧,天人補合,千姿百色,更有凝脂勝玉,性靈可愛,賞家成癡。
  若論成「癡」,以「文」為早,余幼讀雜文,十九學詩,蒙董師就雄啟蒙,薦入璞社,再幸隨鄺師健行、楊師利成、朱師少璋、詹先生杭倫、伍先生穎麟而學,雅藝真傳,執手相授,傾囊罄篋,誨我不惓。加諸社內詩友,時鬭韻賡和,磨礪不絕。至今學詩八年,羞得一鱗半爪,能供覆瓿。集中詩計一百五十,乃取二百五十首經年拙作之代表者。其後附詞九首。集中分體編年,便察鴻爪,並付追憶。集中篇目迥異,有詩課之作,有平居行吟之作,有唱和傳情之作,有試驗遊戲之作,更有參賽之作。舊瓶新酒,祈鑄新融舊。
  孟子曰:「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善天下。」余雖不敏,惟志於寄興抒懷,以文載道。但獻綿力,共濟天下。預科之時,讀殷海光先生〈人生的意義〉,醍醐灌頂。甫進上庠,始立此志。然浮生有涯,白駒過隙。三不巧之遠兮,不可及,獨握管寫不平,移風俗,以生證道。想子瞻之儒道兼善,亦風月散人,不辭長作。品茶,翫石,吟而且詠,堪勝羲皇上人。三癡緣定,緣定三生。
  曾聞某製茶師,多載研茶,成一配方,譬曰:鑄就一劍。拙詩八載選集,且竊作「八年鑄一劍」。劍非珍寶,愧可挑燈。劍映文心,玉壺比鑒。
  卷首承蒙鄺、朱二師賜序,握旨察微,述情品批,彩筆添輝。沒齒難忘,中心藏之。後得黃教授坤堯應香港藝術發展局之邀,惠賜書評,受寵若驚,曷勝感激。茶石無言,賞家成癡;詩文載志,奉呈雅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