璞社百會晚宴鄺健行老師致辭〔張志豪整理〕
璞社百會晚宴
鄺健行老師致辭
 
〔張志豪整理〕
 
案:「璞社百會晚宴」乃於二○一一年八月十九日晚假香港九龍塘又一城翰騰閣舉行。
各位詩家、詩友、嘉賓:
        這個月的詩聚是璞社第一百次聚會,因此,璞社仝人希望藉此機會備辦今晚微薄的晚宴,誠意邀請各位參加,希望大家「飲茶論藝,夾餸談天」,度過一個愉快又有意義的晚上。
       璞社第一次詩會,就我記憶所及,應該是二○○二年六月,到現在已經有九年了。本來按照每月一會計算,到了今年八月,應該是一百一十會,但我們現在只有「百會」,中間少了十會;原因就是有時詩聚會期遇上了重要的節日或社友個人的喜慶大事,我們就順延詩聚的日期,如此積累下來便少了十會(十次)。不過儘管這樣,璞社的月會基本上是如期進行的,而且每位社員都是如期寫作、赴會。這樣也算得上是難能可貴的事―現在的社會是一個功利的社會,我們的社員不以利合,每次出席寫作,這一點是值得我向大家報告的,同時亦都是告慰諸位的。
       今晚我們準備輕鬆地聯歡,我不打算說太多話,以免影響大家的雅興以及食興。我只是還想補充多一點點。有些人看到我由開始到現在始終參與璞社的活動,又是身屬老師輩,便以為我是璞社的創辦人,實際上不盡然。璞社成立的主催者其實不是我,而是當年一班年輕的同學。二○○一年上半年,我開了「韻文習作」這課(案:在浸會大學中文系),課程完結之後沒多久,有幾位同學前來找我,表示希望以後繼續有個聚會,寫作傳統詩歌。我聽後當然高興,於是從旁協助他們設立詩社―我只是協助,說到底璞社開始的動力還是來自當時的同學。今天在朱老師(案:朱少璋)的席上,還有幾位「元老級」的開創人。不過我說「元老」的時候要加個括號,這括號就是「元老」並不包括年齡的因素。我說這番話,一方面想向「元老」創社的社員致意,另一方面是想向年紀更輕的,還在璞社寫作的、活動的同學提出希望,希望他們能記著我們璞社成立的過程當中有這種因由――就是有一種由年輕人作主導的因由。多謝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