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昔,朱老師評本

璞社月課  
     
憶昔﹝不限詩體、詩韻﹞



莫崇毅

憶昔

金城踏遍上昆侖,濯足難尋湟水源。白塔亭亭昇古寺,黃沙漠漠覆青墩。流觀萬仞飛銀練,仰首九宵呼帝閽。夜半移舟無覓處,分明又向華胥論。

評:未出席。

 

譚凱尹

憶昔

去年今日鏡湖遊,下有雲霞上縱舟。水任風流文百變,花團綠海自單洲。攀巖嶺禿心能照,濯手冰寒潔易求。物意風摧春復信,唯人世態託常憂。

評:詩句流轉,清麗動人。詩聚上提及的修訂意見未見採用,不妨考慮,或有新發現。

 

蘇依琪

憶昔
冬夜何耿耿, 天涯望高樓。銀光映萬里, 一水月如鈎。憶昔倚芸窗, 花影暗香浮。興因清境發, 少年不識愁。舒卷自怡悅, 坐看晚星收。冬去春復至, 鴻飛幾度秋。草木今零落,  寒雲滯不流。文章燈影下, 永夜徒幽憂。

評:意境典雅,遣辭古味十足;「寒雲滯不流」句甚健,下句忽接「文章」,略欠自然。


黃照

詩路憶昔二首用寒韻

浮生漸覺路漫漫,筆底抒懷到墨殫。夜月樓臺詩入夢,滄江卷牘字成瀾。文心每愧千山遠,學道重修九陌寬。猛憶當年居易客,青衿猶盼著儒冠。

評:運筆流,擇韻亦能配合主題。詩以立意為主,立意高低,作品判若雲泥,不妨多在立意方面用心思,進境必佳。用「居易」配「客」字構詞略衍。

詩描不易作尤難,多少騷人教墨殫。筆豈必敲明月下,目還須極白雲端。何曾愁緒輕輕訴,且獨高樓默默看。意興似風心似海,偶然妙手起狂瀾。

評:「且獨」下接「高樓」似未順當。詩用詞淺白,不古不澀,明白如話。

 

陳皓怡

憶昔

慈烏啼鳴早,微曦照空床。推窗試清寒,戶透沁沁涼。少小多疾病,家中著意忙。祖母憐我幼,鍾溺未提防。常思加餐飯,或置以冬裝。閒記舊時語,叮囑竟漸忘。遲緩搜筐篋,搴褰舊衣裳。移物暗生塵,引領我神傷。含淚思往事,抱枕室內望。燈下編織久,針線穿引常。洗手入庖廚,餵我以羹湯。觸目情何限,恩心何能償? 愧恨早不慧,嘗言歲月長。供養盡此生,可憐利未揚。豈知人世短,死生無以量。惟問薤上露,安覺鬢已霜?其言更復落,休教淚眼將。

評:未出席。

余龍傑

憶昔

憶昔黌舍空調鳴,沉似頑石安秋池。終日埋首釣魚灣,粉筆秀體猶存疑。存疑荏苒赴春闈,碌碌攀援峻岅馳。夜夢歸來歷史課,百葉簾外五雲垂。曲肱翻書吊扇下,依稀指點是吾師。靈唾飛花澈桃李,銅窗捺影柳色移。瞬霎白光亂球場,風過衣衫汗冰肌。走廊笑語娟娟靜,黃槐扶搖淅淅吹。喧鐘乍作夢醒急,忽悟蝶夢亂我思。夢去夢還駒過隙,當時苦樂已不知。而今初為解惑者,聲聲歉愧執卷時。髮線漸高漸如君,眼鏡昏朦斜陽遲。

評:寫「百葉簾」、「吊扇」、「球場」、「髮線漸高」,寫今時物事用今時語,尤覺動。畫面迫真,惜章法連繫不足。

 

李詠娟

憶昔四首        
  
廟街
昔日街頭漫說詩,而今飄渺憶斯時。銀杏果上題佳句,歷劫重溫亦解頤。

評:「銀杏果」三字「果」字略衍,「上」字宜用平聲,「佳」字宜用仄聲。
  
飯堂
眾志堂前路,賈島詩在手。忽憶長安句,葉綠君知否。

評:「忽憶」二字未能承上句,第三第四句轉折層次複雜,意未顯豁。

文星書屋
浪擲華年此處多,錙銖討價悔無何。奈他人仔長升值(側聞人民幣匯價高企,致店東無力經營),旺角飄蓬霑淚哦。

評:「飄蓬」一語似未切題意。起句最好,後三句如無夾注無法了解。
     
土瓜灣
冬春換歲見花妍,舊燕今來窺故椽。為問魚頭魚尾石,海心亭月幾回圓。

評:四首以此首為佳,文理順當,轉折合理。月圓喻團圓,合情合理。

 

張志豪

惜昔二首──重遊東山湖公園      

東山湖畔踏冬陽,細細柔風想夢鄉。獨立拱橋雲過影,少兒心事似思量。

綠蔭何尋遊樂場?鞦韆坦克(一)笑聲揚。十年滄海今難見,貼水橋看夕映長。

(一)東山湖公園遊樂場舊置坦克車殼供遊人賞鑒。

評:兩絕句輕輕靈靈,寫少兒情事,清楚而動人。取景佳,以小品文筆法出之,野心不必大,自有情味。


李岐山

憶昔

枷鎖安悲愴,干戈飾太平。薰風綠九地,鐵甲赤千城。援筆衷懷跡。殺身烽燹迎。歌迴天與地,碐角任崢嶸。

評:「碐角」或作「棱角」?遣辭雄邁,詩意未顯明。「跡」字與「迎」對略寬。



李耀章

憶昔2011

去年霜降身猶暖。今歲飄搖冷入魂。寒霧橫江江欲絕。烏煙蔽國國悲焚。狂人折墮凶鷹喪。瑞畜飛昇敗犬奔。難解北風無限意。斜陽不落影沉昏。

評:用諧音或擬物,不經原作者道明不易理解。

憶昔

家蘭芳競折。折盡獨哉花。花托難常綠。綠萍送我家。

評:頂真聯接而下,形式或具新意,一試無妨。句中錯別字似尚未改訂。

大英博物館憶昔次董兄用杜公〈詠懷古跡五首)其二韻

寄身贓穴喜勝悲。百殿瑯環謝賊師。大智藏經人絕地。殘唐出土國亡時。昔年趙李清淒苦。當代江湖利欲思。重寶同參邦國異。此中無價復何疑。

評:「勝」字平聲意指負荷。「趙李清淒苦」一句未必能聯繫到歸來堂下金石雅趣。以「趙李」對「江湖」,如用諧音已失其趣。

再別康橋次鄺師韻

春陽暖照泛流金。新綠凌波撫客心。水鳥休萍應有夢。舟郎餘韻伴沉吟。

評:四首以此首為佳,語脈清楚,悠然而具幽趣。



董就雄先生

大英博物館憶昔用杜公〈詠懷古跡五首〉其二韻(一二年一月三日                       

到此尤興清季悲,聯軍英法掠京師。圓明失物藏斯地,侵奪蠻風自昔時。女史圖中捧心苦〈女史箴圖〉長卷,傳為顧愷之所寫,此畫唐絹臨本原為清宮所藏,英法聯軍時被劫至英國,現藏於大英博物館。,梓鄉閣舊至今思。獨憑他國誇珍異,博館名邦實可疑。

 

伍穎麟先生

憶昔

落日沉清夕,南山守故村。俗鄰終巷冷,虛室獨燈昏。狗尾搖仍吠,人聲響未存。徘徊復心跡,依依舊苔痕。

地遠無塵雜,流觀百代書。晚雲鍾日暮,曙色愛吾廬。獨立蒼茫詠,孤吟悵恨餘。康衢隔深井,回盡故人車。

傾蓋重邀飲,歡來盼樂音。言陳非我喜,酒烈不吾斟。春穗欣微雨,山泉戀舊林。放懷思昨日,曖曖素人心。

蕭蕭白楊墓,猶有菊花開。仰是當時笑,俯惟今日哀。悲膺方送去,達者已歌來。在昔君能飲,新醪酹滿杯。

 

詹杭倫先生

憶昔雜詩四首次曹旭兄韻——天佑詩草

春夢
春夢無端圓不成,獨行踽踽雪泥痕。今生何處非遷客,誰主沉浮問道人。

夏夜
夏夜亂雲罩泊寮,帚星催雨打芭蕉。暗潮洶湧南蠻國,化險為夷木自喬。
   
秋思
秋思奮鬥解無寥,毛穎搖搖舞洞簫。彈指一揮不足道,花明柳暗盼清朝。
   
冬至
冬至雍雍莫恨遲,每逢元旦有佳詩。來牛去馬無消息,旭日東昇念舊詞。

 

朱少璋老師

憶昔

橫塘青鬢一扁舟。廿載重逢雪滿頭。已悟因時思偃仰,肯隨淘浪任沉浮。琴焚角徵寒猶在,字煮丹黃意欲休。剩有清愁忘不得,吳牋風味少年游。

 

楊利成老師

憶昔

丁巳秋游新娘潭,作畢業旅行,欲泛艇而未果;三十四年前事矣。辛卯冬。
憶昔登臨眺遠流。春來未肯賦悲秋。但教杯酒能中聖。(石前飲酒) 豈與才人爭上游。(潭上游泳顦顇山林徒縱目。淒涼青紫惹低頭。欲思歸棹漁歌唱。天海茫茫不見鷗。

 

鄺健行老師

憶昔三首

死水

腥膩無端滯不流,徘徊絕望對長溝。 層雲未許沉清影,醜貌徒誇減內羞。銅破扔餘悽慘綠,羹殘潑罷寂寥稠。 幾時大手神靈斧,疏鑿成功接水頭?

我的保姆

小子居河旁,墮地依保姆。 厚手抱入懷,愛憐朝夕乳。 挈我割園蔬,扇爐嫩肉煮。圍裙拍炭灰,去來覓飴脯。 含笑看長成,辛勞幾寒暑。 敢忘活活恩,誓將報育撫。硝煙忽襲來,睥睨現夷虜。 馳突利刀揚,田廬盡焦土。 兒夫有死別,孤身誰足怙?善人哭淚乾,報施何酷苦?嗟嗟天地心,不慈似宜數。 
 
再別康橋

河堤夕照柳搖金,蕩漾柔波水草心。 舊夢如虹揉不碎,西天雲彩望沉吟。 

 

上保姆墳想爾作
新婦奉醇醪,入門嬌嬈女。孩提倏丁壯,迎親響鑼鼓。含笑坐奶娘,拭淚復酸楚。曦光射夢破,攬衣轉氣沮。幻虛禱祝真,開枝延宗祖。孰謂自民聽,彼蒼殊狎侮。晝夜永勞憂,骨立神銷腐。寒祲入動蕩,溘逝歸何許?今我攜婦來,春月斜風雨。眾木或搖喧,墳前碑輕撫。幾年寐泉下,泉下願聞語。醜夷雖繫降,鬩牆不偃武。子誕尚未未,婦腹兆天祜。禀天誰可測,聰慧定愚魯。行為鮮過疵,家邦能寸補。他日對長流,共兒認厚土。天地有情恩,愛慈記筆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