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題(五律或七律),伍老師評本
璞社月課      伍穎麟評點

無題﹝五律或七律,不限韻﹞

以下評點以詓會上所言為主,個人所感輔之。社友同學因愛詩而寫詩,故重詩而改詩,於會上諸君之點撥提醒,冀社友同學寶之思之而正之,意重排,字再改,幸勿怠也。

許惠強
無題
仲春暖厭拂寒來,薄霧瀰天捭不開。殘雨風飄兼漏瓦,遠車聲動恰驚雷。
細窺經籍羞簪白,欲寫豪情怕鴈廻。騷曲誰調幽夤晚,千山杜宇莫相催。
 
是次詩會缺席,望有緣來一敘己意。試改:
陽春厭暖拂寒來,薄霧瀰天捭不開。雨驟風飄兼漏瓦,車轔雲動合驚雷。
細窺經籍羞簪白,漫寫衷情怕鴈廻。騷曲誰調幽晼晚,千山杜宇莫相催。
 

譚凱尹
無題
林陰路半響淙琤,回首流光溪水明。寂寞垂陽低睍睆,望舒伴我上崢嶸。
欲橫千嶺山還暗,又發三春草漸傾。蜀道穿風人自渺,高寒已謝壑雷鳴。
 
凱尹原詩稍欠主題,其自覺有所拼湊,以想像之景運無題之思。余謂無題只是詩名,詩意必出於題外,自成一事,首尾籠貫。否則雜亂無章,非寫詩之忌歟?是詩雖言拼湊,然景致相類,情調一貫,殊難易至。「淙琤」、「睍睆」、「望舒」,夜色迷離,有意無意。唯頷聯對仗未工,而「蜀道」一聯,跳躍急驟,似與前文未貼合。
試改:
林陰路半玉淙琤,回首流光滌水明。寂寞垂陽低睍睆,迢遙飛鏡上崢嶸。
眼橫千嶺山猶暗,夢發三春草欲傾。聞道子規迷蜀地,寒聲已謝壑雷鳴。
 
蘇依琪
無題
一別池旁已幾年,花林春靜水雲天。相思路遠琴應渺,獨坐亭幽月未圓。
銀浦照人人欲老,緋桃對影影誰憐。新苔又綠分攜路,不羨鴛鴦不羨仙。

伊琪之詩以惜別中文大學之生涯為基調,以未圓湖為主象,緣情寫景,感慨流連,色影相間。物是人非、物在人遠、物忘人念、物幻人遷……處處見其惜惋歎喟。首句可直點池旁路之名以鎖定校園;次句改靜字以連下七個名詞,引動聯想;「人欲老、影誰憐」稍欠對偶。末句「不羨鴛鴦不羨仙」,有情無情,欲說還休;詩人無題,讀者堪味矣。其餘詩意韻味詞藻聲律皆見作者風致,彌足細賞。
試改:
一別池旁路宛延,林花春暮水雲天。相思日遠琴應窅,獨坐亭幽月未圓。
銀浦照人人自老,緋桃對影影誰憐。新苔又綠分攜路,不羨鴛鴦不羨仙。
 
陳皓怡
無題
蕭蕭紅素未曾休,暗鎖秋心萬點愁。夜泊蘭舟邀酒宴,魂隨逝水遠沙洲。
斷腸豈必惟孤客,淚眼何堪對楚囚。桃面應教人易老,東風且記一回眸。
 
皓怡之詩意欲融化白樂天〈琵琶行〉,代女彈者細言心事,讀之使人愁蹙。余謂詩中以「暗鎖秋心萬點愁」為警策一語,彼亦甚愛此句。為何代言心事則不必深究其因,然以〈琵琶行〉之情調語境入詩,使己詩與彼詩互見,使作者與讀者交感,則不失為一佳法。原詩用字叢雜,「逝水」、「沙洲」、「楚囚」、「桃面」、「東風」,與〈琵琶行〉關聯不密,此非關功力,唯在立意而已。
試改:
蕭蕭紅落未曾休,暗鎖秋心萬點愁。夜囀琵琶抱江月,恨隨湓浦到蘭舟。
斷腸豈必言遷客,淚眼何堪別滿甌。楓荻淒淒人易老,翻弦且記一回眸。
 
吳曆恒
無題
巨力開都市,司晨不復雞。風塵過路響,樓閣接天低。
俯仰人情盡,熙攘利祿迷。閑行吟世變,有意卻無題。
 
曆恒大抵於本地時事變易、世態炎涼、人心物情深有所感,故發而為詩。詩為無題,末句扣題,且貼合心中無奈之意,大有臨風懷想,不知所言之戚。全詩運意明暢,下字慎微。「司晨不復雞」一語言外襯托,句生調新。唯「閑行吟世變」句中「閑行」「行吟」不宜二詞連合,有乖語感矣。
試改:
巨力開都市,司晨不復雞。風塵漸路響,樓閣接天低。
俯仰人情盡,熙攘利祿迷。行吟吁世變,有意卻無題。
 
余龍傑
無題
凌霄閣下顧傾城,星隱燈華亮太平。同坐纜車香滿路,還聞樹影暗飛聲。
千言萬緒凝枯舌,一別無音似落英。霧遠不知河漢闊,風緩難去結腔情。

龍傑詩情味滿溢,感觸徘徊。用詞平穩而隱思,掇景幽深而率性,一見其怦然動心,求而難得,輾轉不寐之憂,恬謐不捨之懷。路冷傾城,燈餘高閣,其可再乎?凌霄閣下,銀漢星前,有樹同聲,有女同車,詞不必深而賞眼前美事;然一別無音,餘情不復,實春風之難解,唯臨眺於遠虛,意不必揚而盡心內閑愁。詩已至此,龍傑勉之。
試改:
凌霄閣下顧傾城,星隱燈斕晚共行。同坐纜車香我路,還聞樹影暗卿聲。
欲言千語凝枯舌,惜別無音對落英。遠目空餘銀漢闊,春風難解一腔情。
 
黃榮杰
無題
華燈揮映敍清宵,顧影無從事亦遙。語細曾經稱小字,夢醒那復醉瓊瑤。
惜花親近猶為客,有恨迷離暗付潮。卻道尋芳容自誤,題詩脈脈上芭蕉。

榮杰與龍傑相友善,見其憂戚,詩遂作成,此乃無題必自成一事也。是詩語調雋爽,意慨灑落;旁觀語清,當局神迷,與前詩有主客之別也。「暗付潮」、「上芭蕉」見其融化古意古句之力。顧尋芳自誤然否,或未易量,落筆之際想當然矣。
試改:
華燈輝映祗清宵,顧影無從事或遙。語細曾經呼小字,夢甜那復計明朝。
惜花親近長為客,有恨迷離暗付潮。卻道尋芳容自誤,題詩脈脈上芭蕉。
 
李詠娟
無題
飢寒之際想同群,隅坐幽居沐月薰。雁字稀疏休說恨,燕泥零落若無聞。
朱絃感舊懷嘉會,銀桂攜香入夢氛。夢裡鳥鳴驅苦慮,銜觴寄簡越濃雲。
 
孤單自歎,同聲求鳴,乃詠娟寫詩之由也。隅坐思朋儕,然友聲終焉疏落,實致心傷,吾知之矣。感舊會而歌,對銀月以夢,非有託而逃歟?吾知之矣。久別自觴,苦慮自嘗,故亟待嚶鳴也,吾知之矣。曰「飢寒」曰「說恨」,宣洩任放;曰「夢裡」曰「濃雲」,詞韻尋常,稍改之則並佳也。然全詩運氣淪落,遣詞沉重,處處愁眉,豈不教詩人痛而復楚哉?
試改:
低徊侘傺想同群,隅坐幽居沐月薰。雁字稀疏雖有憾,燕泥零落若無聞。
朱絃結響曾嘉會,銀桂留香已夢氛。但得嚶鳴驅百慮,揮觴投簡入嵩雲。

張志豪

無題
月魄求來掌上珍,如脂如玉正怡神。酒能沽興還添慮,石貴通靈更可人。
每憶易安亡寶恨,長懷高兆述瑉辛。平生養志蓬門樂,未負蜉蝣百載身。

註:清人高兆,工文翰,壽山石研究者,著有首部壽山石專著《觀石錄》一卷。與珉同,石之美者,即壽山石也

志豪之詩語序工整,涵意暢朗,道自家之好事,故言以直爽。至「如脂如玉正怡神」頗傷流調。「酒能沽興還添慮」反襯下句,亦為巧思;然則何以酒石相比較,讀者如有問,作者何以應?「每」、「長」二字互換,聲律略變不平,或能藥其「怡神」「可人」語調之太順者。「蜉蝣百載身」音調雖好,頗離物情,是得活百載之人,相對天地亦不過一蜉蝣而矣?得活百載,已甚難能!唯百載虛過,不若志趣之能養;故身寄蜉蝣,則與此意而相違。大抵意有所極,詞未暇辨。為詩者,雖有驟意,毋忘斟酌雕琢;讀之又讀,當能補罅苴漏
試改:
月魄求來掌上珍,如脂如玉正頤神。酒能沽興還添慮,石貴通靈更動人。
長憶易安亡寶恨,每懷高兆述瑉辛。平生養志蓬門樂,未負蜉蝣濁世身。
 
 
李岐山
無題
點選佳人隔彩屏。神閑意馬賦卿卿。夢雲水澤霓裳舞,興慶殘宮玉液擎。
瑞瑙綢繆金絡褪,青絲糾結紫堙縈。眠花宿柳尋常事,難得風流薄倖名。
 
玉液擎」、「紫堙縈」音律不諧;「瑞瑙綢繆、青絲糾結」在可解與不可解之間。「花宿柳、風流薄倖」字字浮滑,岐山用字可謂險而露矣。或曰詩不必雅,或曰別有心裁,余未可知。是次詩會缺席,望有緣來一敘己意。
試改:
點選佳人隔彩屏。神閑意馬自卿卿。夢雲水澤霓裳舞,興慶殘宮玉露傾。
瑞瑙綢繆金絡褪,青絲糾結紫煙橫。眠花醉柳尋常事,難得風流薄倖名。
 
 
李耀章
無題
北島蘇人號史歌,崇山祟堡愛丁王。家仇百代今朝報,國辱千年隔世光。
凜雪難冰精血熱,茉莉更播自由芳。括囊天佑應無咎,含育乾坤正恐惶。
 
耀章詩風包羅甚廣,取材甚多,未肯專營。此詩一歸正途,以別國寫別様事,頗脫龐雜,指事陳情,都為可取。首句不暢達則不足以懾人心,故「北島蘇人」可改,「號史歌」不押韻更應改。「崇山祟堡」四字奇想,然於詩意為駢枝。家仇應報矣,國辱彌光哉?「茉莉」一句意轉待發,然「括囊」一聯卻自塞其意。意由無達,全因意念過多,不知如何順達,取捨之間又不決絕,故曰貪多而匪得,慎之戒之。然立意高遠,取材不凡,乃此詩之髓。
試改:
蘇格蘭人志未忘,猶思北島愛丁王。家仇百代今朝報,國辱千年舉世傷。
汗洗冰凌精血烈,風飄茉莉自由芳。可憐無語非無咎,悵望神州慎括囊。
 
 
無題
一厥春愁愁入枕,三更醒夢夢迴腸。依稀語笑真還假,彷彿形勞梗與僵。倚榻調箏難盡意,推門沐月且休傷。慧心靜照繁星耀,晶淚凝真頌世章。
 
是詩幽怨非常,宛轉富味,見作者之風格多樣。然耀章此詩不及前一首,非是選詞用字、吞情吐事之不足,都因末聯遊戲於嵌字而不用力於練意也。
試改:
一闋牢愁愁入枕,三更破夢夢迴腸。依稀語笑真還假,恍忽形名昧若茫。
倚榻鳴箏意難盡,推門沐月恨無央。夜闌天外星何似,寂寞凝空散淚光。
 
 
董就雄先生
無題贈某君
壯歲依然慣眼忙,春紅無處不新妝。總疑簾幕窺嘉女,未覺風華遜魏王。
幻思徒添嬉蝶夢,妒心亦向護花郎。還嗟天牖籠雙翼,薊子分身乏妙方。
 
伍穎麟先生
無題二首
昨夜音塵昨夜風,高吟吹度夢魂中。 清詞每念雲相去,逸句還如雨未終。
持節萍漂蘇塞北,迴腸江轉柳河東。旗亭舊壁誰分曉,月下詩心與爾同。
 
前度劉郎去未還。笛聲縈繞水雲間。故人無復扁舟興,新酒空餘渴病顏。
路冷章臺曾走馬,碑殘峴首永藏山。雞蟲得失能誰輟,注目浮名鬢已斑。
 
詹杭倫先生
無題
樹大招風君可知,名高遭損古今宜。忠而被謗賈生嘆,信卻見疑屈子悲。
讀史循環明進退,採詩婉轉鑒興衰。太陽明日自升起,天佑蒼生履險夷。
 
朱少璋老師
無題
世道羊腸蜀道寬,盍簪雲樹且為歡。春新易感來年遠,雨細能催徹夜寒。
心事功名秋水淡,人情哀樂夢痕乾。嵩秦未必天涯隔,似此尋常聚已難。
 
楊利成老師
無題
帶雨春風入小樓。夜雲濕重霧如漚。銀屏對望清光冷。青鳥頻看素影收。
每憶千篇腸易斷。相思無路夢難留。琵琶絃絕音聲歇。簾外瀟瀟語未休。

鄺健行老師
無題二首
渤黄漫海起涎腥,曉月橋頭折骨驚。直上西崑瀕柱斷,徐吞耀璧遂天盲。
川原穢任瘡痍積,黎庶哀由鷸蚌爭。洛邑少年長扼腕,終童意氣論平生。 
 
爪牙去盡賸求憐,戈執魯陽可轉天。四海流居遭眼白,故山迴望壓雲玄。
不銷鋒鏑金人鑄,永憶兒孫九世傳。開國豪雄棄絲縷,要看原爆湧菇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