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貝爾獎(五古),鄺老師評定本
璞社月課
諾貝爾獎﹝五古,不限韻﹞
鄺老師評定本
 
譚凱
        諾貝爾獎──高錕校長
瑞典英才集,十月樹半霜。領獎身何處,門廊兩徜徉。銀髮風中亂,袖底握微涼。音樂廳上熱,賀客底事忙?台上安坐看,起立接褒章。喜悅心底漾,未悟造精良。多年妻聚短,夙夕勤思量。光纖連萬里,西窗話難長。扶持笑無語,濡沫豈相忘。
 
一、此詩以高校長學術研究成果及獲獎扣題,而正意則在夫婦開懷一點上,所謂「扶持」也,所謂「濡沫」也,情韻遂深。「袖底握微涼」細緻自然,深情感人。「光纖」「西窗」兩句,長短相反比對,咀嚼有味。
 
二、文句穩妥。二句「十月樹半霜」或可作「十月樹已霜」。瑞典在北歐,十月已寒,樹或不止「半霜」矣。又十一句「喜悅心底漾」,前此第六句第八句已用「底」字,再用「心底」,雖非太礙,究嫌重複,「心底」作「心頭」如何?
 
 
李詠娟
        諾貝爾物理及科學奬 瑪麗亞.居禮女士
科學最美善,異國仰名師,教授李普曼,指點無孑遺。因尋實驗所,居禮識奇姿。巴黎冰寒夜,懷歸幾神馳。倘諦異國婚,歸鄉勢難期。智珠滿胸臆,穎悟勝群兒。青年瑪麗亞,去留在路岐。同志遂同心,食貧不自卑。研究放射學,倦極不言疲。終得鐳與釙,能將腫瘤治。竟棄專利權,愛智不自私。中道失愛侶,教研展天資。步步見功成,報國散家貲。長女擅理化,得獎亦不遲。女流天地窄,十九世紀時,歷史長河裡,伊獨勝鬚眉。自嗟常偃蹙,振作當自茲。
 
一、      此詩敘事敘意為主,明白詳盡。不嫌新詞語入舊體,仍覺自然,見出作者融合調和功夫。
 
二、      第四句「無孑遺」改「無所遺」。《詩‧大雅‧雲漢》:「周餘黎民,靡有孑遺」。
清人陳奐以為是「無遺民之意」,然則「無孑遺」即一無所有意,似與句意未合。
「無所遺」今指「無所餘漏」。
末第二句「偃蹙」當是「偃蹇」

張志豪
諾貝爾獎
壯哉諾貝爾,生死有餘名。火藥戰雲結,地府不吞聲。巨富遺英傑,高風百載情。歲歲傳雁訊,金牌彰殊榮。科學和平誌,文章量重輕。理想無彊際,兼濟享昇平。西洋東海客,崇崗競鳳鳴。惟疑鬢髮色,金絲份外明。
 
一、末二句似有怨諷意。然近代文明,西洋實勝東方,則獲獎者多為金髮之人,未可厚非。且東西遠隔,文字不通,東海客未易為評委會了解,亦情理中事。竊謂本詩末二句「惟疑鬢髮色,金絲份外明」未是勝意,或可刪去。自「金牌彰殊榮」以下,寫成:
    科學和平誌,文章量重輕。西洋東海客,崇岡競鳳鳴。理想無疆際,兼濟享昇平。
 
二、原詩第十一句「彊」宜作「疆」,「彊」今多用「強」字。
 
 
  陳皓怡
        諾貝爾和平獎
醉為武陵客,樂土誰堪賦。不識亡國恨,夏韻動繁露。秋來發悲聲,敦敦有異數。清高安自賞,辛勤鳴一樹。肇錫以嘉名,左右爭趨附。伯仲費思量,權術適能具。可憐阿拉法,苦計止征戍。今是勝昨非,徒烹走死兔。褒章豈只義,更兼容政務。引此雙面鏡,高照百姓苦。苛若桃園在,何以不得遇。
 
一、      此本一依詩會原作,未有改動。
 
二、      會上師友意見,有以為句調清雅而達意稍晦。又有以為「苦」字韻多作上聲,與全詩用去聲「遇」韻未盡合。
 
三、      末第二句「苛若桃園在」,未解句意。豈「苛若桃源在」耶?
 
 
 吳一盼
        諾貝爾獎──高錕
天涯指掌裏,點點纖維光。全內反射術,信息線內藏。摯親影幕前,床前不思鄉。惠澤千萬代,功成未輕狂。
 
岸濶潮雖平,心底湧暗浪。諾奬何日至,兩鬓漸如霜。春盡夏復去,秋過冬轉涼。憶記如青絲,未敵歲月長。
 
一朝名上榜,聲威宇宙揚。諾貝爾來晚,未辨故人相。熠熠紅地毯,寄語靠妻房。掌聲雷貫耳,台上獨傍偟。
 
人生寄一世,儼如一瞬光。消弭在片刻,散失於四方。糊塗亦美事,練成可淡忘。何苦逐名利,無欲人則剛。
 
一、      此本一依詩會原作,未有改動。
 
二、      會上師友意見,提出第二首「心底湧暗浪」之「浪」字及第三首「未辨故人相」之「相」字,宜讀仄聲,二處應有所改動作平聲韻才是。
第四首或以為可刪。
 
三、      第一首「床前不思鄉」句反李白詩「床前明月光」意,亦佳。
 
 
李耀章
        諾貝爾獎
白日滿地紅,蒼海翻曉波。青天降大任,身心百劫磨。一腔君子血,正氣薦群魔。久困樊籠裏,俠客未蹉跎。出匣憲新章,憂國國倒戈。噫吁誠無悔,九死奈若何。忽聞西雷起,諸邦舉不阿。千秋同證道,萬魂抗暴苛。大名垂宇宙,大義任穿梭。奏彼快樂頌,唱我大同歌。
 
一、      此本一依詩會原作,未有改動。
 
二、      詩貴如實寫志。人之志不同,所向各異;然倘寫實不矯飾,未為不可,此詩為劉曉波作,大聲呼喊,文筆少含蓄鍛鍊。若謂直道胸懷,則是之者得是之,非之者得非之,然不在詩藝討論範圍之內。
 
三、      二句「蒼海」作「滄海」似佳。
 
 
李岐山
諾貝爾和平奬
虹霓迷九地,赤霧鎖五芒。駢驪知失據,異域走倉皇。蓬萊豈堪待,桂飄期帝鄉。忍看流光換,木魅青燄狂。忽來諾貝爾,白眼輕海藏。夷猶不行兮,巨禍蹇寸方。丹心離火炙,靈山死鳳凰。雲天鴿影動,不得入玄黃。
 
李詩友未出席詩會,或以為詩寫得不錯,茲不評論。
 
 
董就雄先生
    諾貝爾文學獎
矚目文學獎,百年名邇遐。理想奉圭臬,妙筆競生花。文劇雙璧映,青眼說部加。泱泱詩海盛,望洋唯我華。書懷藉載體,古典無分差。光焰傳李杜,今世饒名家。豈非文質備,睽違萬邦槎。國眾亦嗤鼻,此恨尤堪嗟。桂冠切雲上,獎臺入望賒。何當人心古,舊體綻奇葩。哲人諾貝爾,含笑示許嘉。
 
 詹杭倫先生
 諾貝爾文學獎
煌煌諾貝爾,發財立品強。遺產設獎項,年年鳴鳳凰。國人崇洋氣,引領盼新王。不知何年月,金獎賜中方。獎牌藏政治,暗箱論短長。靈山獲推舉,名高文難彰。中華有文脈,源流本輝煌。百年古風回,盛世看文章。
 
 伍穎麟先生
諾貝爾獎和平獎2010
瑞典崎嶔士,炸藥擘研久。幾賾共烏飛,親故付兔 走。蹶然成孤孑,悲來柳生肘。硝油積富鉅,導火終愧醜。遺願表英髦,高名從此厚。昭獎世袞袞,稱君總在口。百年忘瞥睹,得失論唯否。豈見土龍興,無須問芻狗。闡究垂三紀,幾人尚甕牖?金牌隆冬授,其學遂不朽。高楊窮物理,令譽享斯偶。華裔饒雋拔,靈山已肯首。暌違十人行,曉陽隨波後。喇嘛亦異士,和平前車 有。史談千秋筆,茶飯一杯酒。寂寞錦州牢,踽踽榮辱叟。
 
 
 
朱少璋老師
 諾貝爾獎──沈從文與文獎擦肩而過
湘西話偏長,沅水逝流光。從文不從武,世亂寫窮鄉。邊城衣帶水,伊人水一方。情深徒脈脈,蒹葭亦蒼蒼。或云身先死,文獎譽未彰。或言得復失,褒舉損堂皇。生年不滿百,千古有文章。得之固欣然,失之諒尋常。絕業誠不朽,名山信可藏。何煩諾貝爾,千金引鳳凰。
 

 
鄺健行老師
諾貝爾獎──高錕校長領獎 
有客前列坐,迢迢來東方。雲端下北海,諾貝爾舊鄉。寰瀛焦聚日,崇獎頒華堂。良時屆靜肅,主席起褒彰。孤明發靈智,纖維堪導光。於兹三十載,惠澤深難量。高子失舊我,不喜不悲涼。胸心返孩提,蕩蕩一無藏。安記勤研索,安記主上庠。安記昔騰譽,安記後補償。側聞語輕柔,依稀辨妻房。信手獎狀接,含笑視茫茫。